朱陵洞天
作者: 加入时间:2005-4-4 15:49:45

    朱陵洞天,其全称为朱陵太虚小有之天,见于九仙之一徐灵期所著《衡岳记》。白云峰以西,青岑峰以东的一片区域,又称圣境,见于宋道十陈田夫著的《总胜集》。九仙观就座落在这一片道家所称的洞天圣境里。九仙之—的王灵舆,本来在庐山修真,夜梦人告诉他“得道者,若非其地,如植五谷于砂石之间,则不能成”。王灵舆问什么地方才能成道,梦中人告诉他“朱陵之上峰,紫盖之东岫”。以后他便山庐山迁来南岳的中宫,修行十二年后,再迁到九仙宫仙逝。邓郁之也是这样,他在岳麓炼丹,梦人告诉他“大洞之邻,即招福之乡,延尘之里,善记勿忘”。于是山长沙迁南岳九仙宫成道。从山川风物来说,朱陵洞天一带,的确是洞天,这里山灵水秀,峰耸壑奇,林深叶翠,蝉鸣瀑吼,既适宜于人们在这里静修或读书,更适宜小驻游踪,尽洗嚣尘,放眼山川,濯足清流。
    1.水帘揽胜
    水帘瀑布是朱陵洞天的自然景观中最突出的风物。南岳景区,素有“四绝”:祝融之高,藏经之秀,方广之深,水帘之奇,各领风骚。水帘历来被人叹为观止的是一个“奇”字。她奇在什么地方,恐怕要游人们仔细去领略,旁人不好怎么代庖。不过,也不是不能说点各人不同的感受。水帘之奇,一是奇在她把沉雄秀丽和飘潇的形象合在一起表现出来了。一谈瀑布,人们往往容易一下就想到黄河的壶门。“黄河之水天上来”,壶口的黄河水以五六十米的宽度,一两米的厚度,从近百米的断层上呼啸而下,水啸如雷,声动十里,人们站在她身边只有惊心动魄,魂随巨流奔滚。沉雄!沉雄!沉雄!你对这“沉雄”两字再也没有怀疑的余地,只觉得它形容得太贴切了,你会联想到这里是中华民族历史的洪流,是炎黄子孙儿千年来的泪水和愤怒。其实瀑布的沉雄,似乎是所有人瀑布的共有的自然特色,镜泊湖的瀑布、黄果树瀑布、庐山香炉峰瀑布,天台、雁荡、峨嵋的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谁说不沉雄?但“沉雄”既然是“共有”便失去了不同瀑布的独有的景色。  水帘之奇,就在她也有沉雄,但这不能构成独特,何况她还远不及壶口、黄果树的惊心慑口。但她的奇特处却是飘洒、从容、秀丽。一片十多米宽三十多米长的珠帘因风微动,环佩微闻,不能不使人发出“因风响玉珂”的奇想来。水帘洞的瀑水来自海拔高1028米的紫盖峰的地面和石隙的潜流。紫盖峰有洞真源和洗心源两条溪涧,流到山腰,两涧便合二而—,水量陡然增大,循着滴翠流青的两岸,  冲过层岩峭壁,乱石峥嵘之间,奔腾叫啸,直泻水帘洞这块近百米高的花岗石断层,形成了两叠飞流的瀑。
    第一叠断层稍为倾斜,瀑布似滚雪奔雷。一条玉龙直下三十余米,投向上下两叠之间—.块纯花岗石的平台上一个天然圆池里。一片吼声,一片翻腾,一阵旋风似的涡流把瀑水从池子中旋出来,但又几乎是厚薄一致地,透明晶亮地流过平台,朝下一叠四十多米的断层落去。因为第一折圆池消去了水的能量,水势平缓,于是,第二个陡峭而洁白的几十米宽的花岗岩断层上,便布满了一圈接一圈,一圈赶一圈,千圈圈,万圈圈,十万个圈的流波,飘飘洒洒,寂静无声地顺壁而下。这些联在一起令人口不暇接的水圈,多么象一幅宽大而神秘的珠帘,遮没了帘后湘妃或者玉女的美的身影。这里不只是沉雄和秀丽兼而有之,也许她还给你飘洒出一片柔情,一头秀发,一缕相思,或者连唐代李商隐的《无题诗》,曹唐的《游仙诗》都泻入进你的幻想吧?动和静的统一,粗犷与温柔的统一,现实和神话的统一,这就是水帘的特色,水帘之奇。九百多年前的宋代,有位做过吏部侍郎(相当人事部的副部长)的长沙人毕田,曾在这里写过一首《水帘洞》的诗,诗是:“洞门千尺挂飞流,玉碎珠联冷喷秋。今古不知谁卷得,绿萝为带月为钩。”“绿萝为带月为钩”,多么美丽的想象。又过了几百年,明万历年间曾做过宰相的政治家张居正,在他还是当国子司业(人约相当于现代的教育部副部长)的时候来到这里,也写了—首诗,“误疑瀛海翻琼浪,莫拟银河倒碧流。自是湘妃深隐处,水晶帘拄五云头。”“水晶帘挂五云头”,这又是一个神话般的想象。水帘洞是如此的神秘  而又充满幻想,只要你看一眼,就忍不住要凝在这里,久久不想离去。使你才真正领略到为什么魏晋六朝许多修道的人要选择朱陵洞天!宋代写《总胜集》的陈田夫要“三徙其居,卜居朱陵之东”;明代的大哲学家湛甘泉,要给他’的老师陈白沙在这里买块土地建宅;清代修《南岳志》的李元度为什么要在这里重修“雪浪亭”,又建“朱陵精舍”了。
    在水帘下那块大石头上躺着仰望那才美,那才玄:
水圈一个接一个向你眼帘扑来,玉洁冰清,悄无声息,看久了,不觉心神融进了水帘里,恍恍惚惚地要睡去,而梦里,依然是一圈圈的晶亮,一圈圈的碧绿,一圈圈的云将你托起,将你溶解。 水帘洞的水,据说比南岳其他地方的水每立方米要重一两斤,这不也是一奇么?用道家的话说,大概这是洞天福地,“此水只应天上有”了!用诗人的想象51说,因为杜甫诗认为水帘洞源头的紫盖峰有股犟劲,群峰北向,尽朝祝融,它却偏偏向东,“紫盖独不朝”,于是水帘的骨头也便比较硬,比较重,用现代科学的观念看,真是山奇、水更奇了。
    上好的水帘,“千古有谁能卷得”。却在58年后大修水利时,有人把洞真涧水拦蓄起来,拦谷作坝,于是水帘之奇和那沉于另一水库底的九仙观一样,从丛山中消失了。“四绝”只剩下了“三绝”,这是多么令人遗憾的事。据说,筑成水帘水库只能灌溉三百多亩地,但在那时,粮食尚未过关,食文化的紧迫毕竟要胜过旅游文化的诱惑,这大约还不属于文化虚无主义吧?改革开放以后,到了1997年,旅游文化的色彩又盖过了食文化的烦郁,因为粮食亩产真正超过了千斤,再不是58年那样人们吹出来的东西了,水帘又可以“奇”起来了。这两年来,南岳区当局恢复了水帘的奇景,把水帘建设得更美更好。现在,你一进入水帘洞景区的山脚,老远就看到花岗岩石砌的立方体的台基上立起了一块碑,上面勒刻着四个填红的大字“朱陵洞天”。这四个字立即勾起人们缥渺的奇想。人们是进入道家那朱陵太虚小有之天的仙境了! 
    “朱陵洞天”石碑中之后不远,两道白玉长虹,四座飞碧流丹的石砌六角凉亭出现在水帘瀑布倾泻而下的水涧前,溅珠泻玉,裂石穿崖的惊波急涛,到这里汇成了两口澄波静影、倚山势建成的半亩人清池,那飞虹似桥影深深映在水里。在水池边,使人忍不住要向亭子旁的一溜长长的现代化建筑里去讨一包南岳云雾茶。倘使这里还搁着红泥小火炉,沏一杯朱陵雪浪水,喝一杯南岳茶,倚着石亭,远望水帘,把茗临风,对景当歌了。这几间小亭子真砌得规整、漂亮,亭顶飞檐翘角,碧瓦朱甍,亭内石柱石地,厚朴端庄,石桥高拱,玉带横斜,亭与桥更相映成趣。两条花岗石砌的磴道,穿过桥,绕过水池,沿着水帘瀑布流经的陡峭的山谷两侧,曲折盘旋,忽平忽陡,时洞时岩,一直向水帘洞高处迤逦而去。从山麓到水帘,大约有两百米左右高程,要走两华里左右的石磴路。右边那条路直达雪浪亭,扶着亭柱,可近览水帘,虽夏日炎炎,也觉山风吹衣,水气逼人;左边那条路可直下瀑布的第二折石台,更可曲折到达水帘底部,让你饱览水色,细听涛声。据《总胜集》说,第一叠的石井“下直无底,直通四门”。所谓“四门”,是指朱陵洞天的四条门:一条在紫盖峰下九仙洞,一条在衡阳行鼓,东西便门则在石廪峰和云密峰,“下直无底”更能诱人玄想。 
    站在水帘底下,不知游客们又会想些什么?是想起了九仙的神话还是张居正那句诗:“自是湘妃深隐处”?是看着水的奔泻而想起孔夫子的“逝者如斯乎,不舍昼夜”?还是心里浮荡着”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的古民歌?水帘的水是如此的清,应该不仅可以洗缨,而且可以涤去心中的尘土,不管是官场的烦恼或者爱河里的忧伤,到这里该会“宠辱皆忘”,悟出点九仙中陈兴明、张如珍修习的“明镜”之道吧。

  2.石刻探幽

  朱陵洞天的石刻,大约是南岳石刻最集中的地方,龙蛇飞舞,遒劲踔厉,满目琳琅,把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溶合在字里行间,把历史和现实、风光和感情溶合在作者的心头。因此,行刻也最引人入胜,给人遐想,邀人共鸣。它要算是一种特别的导游了。
  水帘洞石刻因为多年风雨剥蚀,字迹漫灭,很不容易辨识。这次修复水帘洞的南岳区领导们的确是有心人,做了件人好事,把许多难于辨识的石刻都填上朱红,给人增加了许多文化享受,也增长了更多的山水情趣。
    清代李元度是编纂《南岳志》的。他在水帘瀑布侧重建了雪浪亭,在水帘洞涧出谷处建起了朱陵精舍,这些建筑都早在风雪与时光流逝里灰飞烟灭了(现在的雪浪亭是在李元度重建的旧址新修的),唯有他在水帘的两处勒石却至今尚完好无恙,而且填红之后,更似容光焕发。两处勒石,一处是在水帘洞瀑布口子上,如今南岳区在这里建起了第一曲虹桥和第一口蓄水池,池水泻下虹桥,碧绿涟漪,轻雷泻玉。池下那块横斜的大石上,就刻着李元度的楷书横排四字“醉眠观瀑”,字大约50厘米见方,款署“次青仿陶”。次青即李元度。李元度可能是在朱陵精舍宴客之余,微醉之后,卧在这块石头上,遥瞰水帘的溅玉飞珠的。“醉眠观瀑”,这位修《南岳志》又修《湖南通志》的清王朝末年的布政使,是一位心情比较潇洒的人物,他是借用宋代一位道家居十加理学家的章詧在此地发生的典故,顺手写来的。据说,宋代的章詧山成都来南岳,便恋着朱陵洞水色山光不肯别去。水帘洞瀑布下有一块丈长的人石头,可供坐卧,不知是谁为它镌刻“冲退醉石”四个字。“冲退”是章詧的号,他自称“冲退居士”,这块石头就是他醉卧的地方了。章詧是老庄哲学和儒家“正心、诚意”之学的人,是可以放心醉眠的。后来有人为“冲退醉石”题了两首诗,一是“水帘洞前—片石,留与仙人醉后眠。珍重何人书四字,风云重护鬼神怜”。另一首是:“斯人胸次阔如海,石上留书便出尘。只恐清风明月夜,此间真有醉仙人。”诗写得很飘逸。
    李元度另一个题词“夏雪晴雷”,镌在水帘壁上,楷书竖刻,每字约80厘米见方。用“夏雪晴雷”来形容第一叠瀑布是非常恰当的。第一叠瀑水声如奔雷,雪丝冰涛,随风激越。人们心底大概都为李元度的观察和想象力悄悄叫好,但感到不足的却是未能把水帘的美的形象概括出来。宋代的潘峙在第二叠瀑布壁上刻下90厘米见方的三个人字“水帘洞”,才真是水帘的知音。潘峙在宋隆兴到淳熙间(1163一一1189)任过荆湖南路的提刑。淳熙甲辰(1184),由九真观知观道士陪同来游,刻下这三个字。这真善美的形象的三个字。撰《总胜集》的陈田夫,比潘峙来游要早些。《总胜集》第二卷“招仙观”一栏中曾说:“北二里有雪浪亭、洞真涧。瀑布自涧而出,巨石横峻,档石崖之上。有一石池,圆若锅釜之状,广可丈余,深不可究。一派飞下如纹帘,号朱陵洞,三十六洞天之第三洞也。” 陈田夫还说它“面宽四席,涛雪乱飞,雷雨骤下,虽天台、峨嵋不及此势也。”这就和李元度的“夏雪晴雷”的灵感相通了。
    在水帘洞雪浪亭右侧石壁斜坡上,有宋代咸淳戊辰(1268)李义山人书的“南岳第一泉”。九真观道士肖季湘、王如璧两人为它摹刻。这位李义山可说是水帘洞瀑布的又一位知音了。的确,这里是南岳最胜的一处水。方广寺的黑沙潭沉雄而不奇丽,郁结而不开朗,只能使人想起可怕的龙王爷,决不会联想到可爱的湘妃去。黄庭观侧的白龙潭虽然峭壁和水帘洞一般高,但因壁面不平,凹凸过多,水流时很少帘纹,又无沉雄之气。络丝潭水顾名思义,水象冰丝雪涛,但它沉雄之势还远不如水帘的第一叠。  子门间潭、龙风潭,只是碧波流淌,更谈不上和水帘比了。
    继宋代“南岳第一泉”以后,明代的衡州知府计宗道,忽发雅兴,又在水帘洞瀑的行壁上大书:”天下第一泉”,比李义山的字还写得大。
    雪浪亭侧还有宋代爱国诗人张孝祥的题刻“镇岳飞天法轮,朱陵太虚洞天”十二个大字。 字的一侧刻有明代哲学家湛甘泉的一首诗:“石头路滑不可度,我来跨鹤御罡风。喷泉九月飞霜冷,举袖擎天晓日红。”诗好,字势也极其飞动,为其门人王世表书。
    水帘洞自宋代到清代近八百年间,大小石刻凡二三十处(题名某某到此一游的不算在内。
    朱陵洞天当然还包括了紫盖峰另一侧的洞灵台。洞灵台的石刻《还丹赋》,恐怕是南岳现存的最早的石刻了。《还丹赋》为三国道士张元化(葛玄弟子)撰,是关于炼丹的理论文章。宋代觉非道人王嗣昌书刻。石刻在洞灵台西崖壁上。

    3.神话传奇 

    水帘洞第二折石壁上,有宋代政和七年(1117)道士李通微刻勒的“羽客下棋处、金龙曳尾处、宝篆浮水处、投金龙玉简处。”“金龙”,是用铜雕铸的龙。“玉简”,是用玉刻制的文告。历代南岳志均载,皇帝们派大员祭祀岳神或做大的斋醮时,往往要到水帘洞投金龙玉简,为皇帝祈祷长生。投金龙玉简既是道家的典礼,工作多半落在九真观、九仙观、招仙观几处的高道们身上。投龙献简工作最早始于唐代高宗李治,这与道教是唐王朝的国教分不开。据《总胜集》有关九真观的记载:“(唐)高宗弘道二年(684),诏叶法善天师封岳,辟地方四十里,充观长生之地。禁樵采,断田猎,投龙献圭,以为常典。”自唐至宋,这项“常典”一直维持着。据说,除水帘洞外,现在祝融峰侧的会仙桥,唐代也投过龙。会仙桥旧名青玉坛,为道家南岳四大福地之一,而水帘洞则为道家朱陵洞天所在,皇帝们当然要选洞天福地来投龙献简的。    
    清李元度《南岳志》载,有人曾在水帘洞的沙砾中掘出了唐代投下的“金龙”,它满身渍染铜绿,铸作精致,牙张爪奋,栩栩如生。水帘洞壁下乱石中,过去曾经有处石罅,裂隙微开,如静心细听,就可听到一阵阵美妙的音乐声,如果游人们诚心洁志,斋戒顶礼,从石罅中望下去,还可以看到里面有间丹室,摆设着金床玉几,富丽堂皇。后来,据说在宋太宗至道年间(995—997),有位怀了孕的妇女也去窥视,便触犯了“仙人”的禁忌,于是石罅密合,再也看不见什么了。   据说,每当风清月白,山幽入静的时候,水帘洞的石壁内的确会流出一阵阵音乐声来的,不过这音乐声不是什么宫廷的乐曲,而是隐隐约约的一片清脆动人的牧笛。“短笛无腔信口吹”,牧笛曲子很好听。如今,还有人夜里摸到水帘洞前听吹牧笛。        另一则神话是道士们、和尚们口里的神话,说的是唐穆宗李恒长庆年间(821——824)的事。据说有位法名悟空的和尚来到朱陵洞,听说水帘洞里住有仙人,便想到里边去叩谒。这时的水帘洞,万木撑天,藤萝遍地,乱石纵横,草横苔滑,无路可循。悟空和尚一个劲地攀萝穿石,历尽辛苦,居然让他攀到了水帘洞第二叠石壁前。正在又饿又累的时候,忽然发现一位道士端坐在用藤萝编织成的绳床上,默然不动,也不理人。和尚告诉道人说自已已经攀援了一天,又饿又累。道士笑了笑地站起来,指着石头地面道:“这里面有米,你挖吧。”和尚用带来的撅子刨开石头,果然在挖下去三四寸深的石头里找到了近一斗陈米,已经发黄了。道士便命生火煮饭。饭煮熟后和尚才吃了半口觉得太硬,便辞谢不食。道士笑道:“你吃不了,我吃给你看。”他一面狼吞虎咽,一画又说:“这是石米,是千年石精所化,食之长生,你福分不够,可惜。”说罢便跳上一枝枝断木危梢的高处,猿揉鸟飞。接着又跳上绳床,舞蹈旋转。渐渐地,道士的脚不点绳床,愈转愈快,不见人影,只有一只朱红色的凤凰,冲霄而去。朱凤,是南岳神的象征,悟空和尚深为惋惜,恨自己福缘太薄,不及受教,怅怅而回。后来,据说和尚自那次吃了半口“石米”后,过一年,还不觉得饥渴,于是也辟谷朱陵洞深山,不知所终。

  4.禹碑寻踪

  朱陵洞天在紫盖峰下,紫盖峰侧稍低一点的一座山峰,就是历史最有名的云密峰。紫盖、云密两峰并立并联,当地人呼紫盖为头峰,云密为二峰,因而朱陵洞天,道家所谓“大洞之乡”,实际是在紫盖、云密双峰之中。
    说到云密峰,使人不山想到历史上一直流传着的南岳禹碑,因为禹碑据说就在云密峰。衡山古称岣嵝山,因丽南岳禹碑又被称为岣嵝碑。唐代的文学家韩愈来南岳寻禹碑不见,作了首《岣嵝山神禹碑》的诗,太息而去。其实,据梁代刘显的《粹玑录》载,“萧齐高祖子铄封桂阳王,有山人成翳游衡岳,得禹碑,摹而献之。王宝之,爰采佳石翻刻,始见于世。”这就是说,禹碑的拓本在萧齐时即已出世,韩愈可能是见过拓本,不然不会在诗中描述得那样形象,说禹碑的字是“蝌蚪拳身薤叶披,鸾飘凤泊孥蛟螭”了。现存的禹碑翻刻本文字,的确是蛇飞龙孥,而且是一种鸟头文字“鸾飘凤泊”了。但萧齐的拓本一直未传世。
    比梁显《粹玑录》还早的南岳九仙之一徐灵期著的《衡岳记》也记载过禹碑这回事。他说:“紫盖、云密二峰皆高五千余丈,而云密峰有禹治水碑,皆蝌蚪之字。碑下有石坛,流水萦之,最为胜绝。”徐灵期修真于紫盖、云密二峰下的上清宫,采药炼丹,或许有可能见过云密峰的禹碑。宋代陈田夫《总胜集》所记禹碑,大概就是沿袭徐灵期《衡岳记》而来的。陈田夫虽然修道于九真洞的老圃庵,也不时沿水帘洞、隐真屏、禹溪一带采药,但他却说禹碑只传说曾有“樵者见石壁上有两虬相交碑上,双睛掣电,石光萦日,不可正视。怖畏走之不已。此后了无见者。”那么,陈田夫也是没见过禹碑了。
    陈田夫以后六十年,有位四川的知识分子叫何致的,却在云密峰找到了禹砷。据说,何致于宋代嘉定壬申(1212)来衡山,寻觅禹碑,山一位砍柴人为他作前导,“过隐真屏,度一小涧,攀萝扪葛,至碑所”(按“隐真屏(坪)是紫盖、云密两峰相接的地方)。何致摹刻云密峰禹碑于岳麓,自此禹碑遍天下,全国约有三四十处地方摹刻了禹碑。据现今浙江吴越文学家曹锦炎研究,禹碑系越文,是战国时代越王朱句立于南岳的。权且聊备一说。    
   
有水帘的奇绝,有《还丹赋》、禹碑等一系列古老的子刻,有九仙和上清派道家的神话,有现在建起的曲槛迥栏,山亭碧阁,虹桥水榭,是游人寻幽探胜的最佳去处。

  5.结 语

  唐代以道教为国教,宋代徽宗偏好道教,自称道君皇帝,南岳道家先后均因此鼎盛一时。如前所述,九仙之外,司马承祯、薛季昌、田虚应、邓中虚、何应虚、张太虚、刘元靖、谭峭、李冲昭以及宋代提举南岳各观,奉诏管理道观寺院的天师单惟岳;隐居著述,则有以《总胜集》传世的陈田夫;至明末清初,还有为豫、鄂、皖、湘一带人民感戴,呼为李道翁的李皓白,等等,都是盛极一时的人物。随着整个中国道教的衰落,南岳的道教和宫观也就逐渐零落了,这里另有因果,也是“无可奈何花落去”的事。但是,自魏晋南北朝以来,朱陵洞天有着那么多人文的宗教的景观,水帘洞又是南岳四绝的一绝,现在水帘景区已经初步得到开发,如果陆沉了的九仙观能够复出,历史上的道家盛区“六代豪华”,能看到一些陈迹,加上洞灵台、洞真源、隐真坪、九真洞、禹碑、禹溪、紫盖峰、云密峰一批混合着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的景点,整个景区将会是充实的,它可作人们的一日游或两日游,或者会为南岳的旅游事业,放出新的光采。

© Copyright 2004 版权所有:湖南省道教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