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出家从道------马涌奇
作者:马涌奇 加入时间:2016-2-17 13:05:15

 

 

  出家学道,对于我本人来说,是一个讲不很清楚,又较为混沌的课题。道教,是我出家进入道教宫观之后,逐步才明白的,而且不断深入地了解到,道教,是汉民族的灵魂和精神支柱,是我国41个民族的民族信仰,是中华民族的根本。正如近代研究人类自然科学的著名专家…英国剑桥大学李约瑟博士所说的:中国若没有道教,就像一棵大树,没有了最深最远的根一样。

  一、感受道教

  我最先感受道教,是从我母亲的言行中得来的。每年腊月二十四,传说是玉皇大帝巡天的日子,腊月二十三晚上,是灶神升天,上报一家善恶的时候。我母亲就早早做完晚饭,将锅灶洗抹干净,点上锅灯,备几样糖果食品及三牲供物,招待灶神,两边还写上对联:“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全家人相继作揖行礼谢恩。锅灯要点到大年三十晚,灶神返回。

  因当年是极“左”年代,宫、观、庙、院的道教场所,几乎被破四旧、横扫牛鬼蛇神的运动,破坏殆尽,妈妈每年的祭祀灶神,成为我对道教的最早接触。

  其次,在高中毕业后不久,老家附近不远的人家建房,遇到一位木匠李师傅,有一天,我提出要李师傅收自己做徒弟,李师傅示范几手后,让我试试,一看我初次动手就有模有样,欣然接受。在较长时间的学徒过程中,师傅和同门,在经常的行业交流时,让我清楚:泥木工的祖师是鲁班,鲁班先师是太上老君的弟子,不知不觉当中,我成了道教中人。

  其三,毛泽东主席说过:村上的人死了,开个追悼会,用这样的方法寄托哀思。这个不错,但不够,追悼会只是一个简单无聊的过程,毫无文化可言。作为一个人离世,有各种各样的亲友和社会关系,因所在地远近和个人事情的急慢不同,而需要缓冲时间调整。在这个缓冲时间当中,需要有活动安排,活跃氛围。作为有几千年文化文明的古国,生死为喜为大,为了尽可能化解失去亲人挚友的离别悲哀,常常做道场。道场的系列活动,有追忆亡者的、有告诫社会的、有超度来生的,以达到活跃氛围、淡化悲痛的目的。更重要的还能传递中华文化文明和民族风俗习惯,以及人文精神。

  我全日制高中毕业,尽管文化程度不高,但一直喜欢思索,遇到事情,总要问几个为什么,总要思考其内在的实质,我经常问自己,五千年中华文明,是什么样的文明?五千年文明古国,古在什么地方?我是汉族人,称炎黄子孙,什么标明我是汉族人、是炎黄子孙?表现在哪些方面?等等问题,我私下问过自以为有学识的老师和长辈,但没有听到过比较舒畅的回答。直到我入道多年后,通过学习道教经典、从事道教活动以后,才逐渐了解和明白。

  二、认识道教

  在日常生活中,我一方努力工作着,一方面进行我思考问题的探访。在现实社会当中,我们用道教的、讲道教的,甚至可以说,我们生活在道教当中,却浑然无知。当年的我,就是社会大众中这样普通的一位。以致于以讹传讹,把道教当佛教,导致人们只知佛教而不知有道教的社会“共识”,让人总感到社会文化生活非常别扭,又不知其所以然,总认为:中国社会生活不应该这样。现在看来,毁祖乞人,这是中华民族最可悲之处。我也在人生中曾走过一段弯路。

  我先到佛门求佛。在我的生活区域内,人们只知佛而不知“道”,我也如此。19836月,在《少林寺》电影的影响下,我放弃做工,收拾简单行装用品,借口去外地做事,瞒过父母,带上常用的修车工具,骑着自行车,顶着烈日,风雨兼程,奔向少林寺,一路感受良多,特别是河南人民对毛泽东主席的敬爱,使我受益不少。到达少林寺后,没有直接进寺,找了寺前较干净的一家私人旅社住下。第二天进寺拜过佛之后,找到寺里主持老法师(释素根或释素喜),谈了自己的思想和情况,提出了出家要求。法师在了解我的基本情况后,简单介绍了少林寺的一些情况和出家要求,最后,虽然没有直接答应同意我在少林寺出家,但仍留我用午餐,餐后告诉我:要在少林寺出家,必需要有当地的证明,我很有信心地答应了。法师说证明可以要家里寄过来,在几天的寺内外的参观交流中,既感到有些兴奋,又感到莫名惆怅,总觉得法师们的形象,不是我意象中的。我告别少林寺,回家打证明,同时向父母讲明。提出去少林寺出家的想法,没有得到父母和兄弟姐妹的支持,但自己的出家心意还是没有改变。

  我在家不断做父母的工作,后因住在河图观不远的姨父生日,我和部分亲友,一同前往长沙县河图观参观。我进观后,找了老道长讲了我的想法,老道长知道我家的基本情况,在交谈中,老道长介绍说,出家不一定只能当和尚,也能做道士,就像我们一样。

  男性出家不只是当和尚,还能当道士;女性出家不只是当尼姑,还能当道姑,还能修成神仙,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啊!我突然觉得,我的父母祖辈、我们的社会,怎么会集体失忆,把中华的民族形象、民族品质,隐匿得这么严实、这么深邃?难道是我们有对不住祖宗、对不起中华民族的地方?今天,我从道长头上的发髻,身上飘逸的道装,脚上套的云履,看到了鲜活的大汉民族服装、地地道道的炎黄子孙形象。道长话语之间,神情自若,好不道骨仙风!这正是我理想的人生形象和目标。因此,我毫不犹豫地提出要求:要出家当道士,学做神仙。第二天,我就收拾自己的日用品,在河图观出家,并要求着道装,从此当上了一名道士。

 

 

© Copyright 2004-2016 版权所有:湖南省道教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