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优秀道教文化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吉宏忠
作者:中国道协副会长 吉宏忠 加入时间:2016-9-10 19:17:08

 

 

  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需要多重的价值支持。道教文化,积淀了我国传统的优秀价值,是一个宝贵的价值资源宝库。挖掘弘扬优秀的道教思想,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我们当代道教徒的责任和使命。
  一、道教是一个蕴藏深厚的价值宝库
  道教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与儒家和中国化佛教一起构成了中国传统文化三大思想支柱,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三教各有所长,也有相互间的争论,有时甚至非常激烈,但总体上是相互吸收和合共存。在这样的情形下,经过漫长的发展,出现了“三教合一”的趋势。但是,无论怎样“合一”,道教还是保持着自己的核心信仰,在道的信仰下,形成了自己的独特的价值观。
  对于道教的核心价值观,以前研究很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较全面的概括。在这里我试着说说个人的看法。所谓价值是人与外界接触时发生的,凡是对人有意义的、有用的,就被认为是有价值的。价值有客观性,比如稻、玉米是可以吃的,野草则反而有害。此类价值在长期的实践中才得以认知、确立,并沉积在个人或集体的记忆中。在精神领域,情况比较复杂,但也是通过长期的实践才得以确立。至于认定和选择哪些价值作为自己思维取向和行动导向,便是价值观了。价值观属于主体特有,而且由于历史时代、社会地位、利益差异等,面对同一价值,会有不同取舍,也就会有不同的价值观。
  道教以信仰大道为根本,在此前提下,设定了自己的修行、处世和度人的根本目标。其一是以“道法自然”为原点,强调人的自由和个性发展,同时主张让万物自然生遂。由此,在上者必须少私寡欲,清静无为,让百姓功成事遂,一切发于自然。二是以贵生为中心,张扬着生命的内在价值。一切修仙合道,都以此为目标,道门养生就是这种观念的具体实践。三是以道性为根基,以德的追求为重中之重,引导着生活的意义向度。德的积累,比起名、利和一切荣华富贵更为重要更为根本,因此积德以合道成为道教徒的最高追求。四是以“和”为导向,主张泰和、中和,无论是社会、人体以及人与自然万物相处,都必须以此为最佳状态。在这些根本的价值之下,又分别衍生出更多的第二、第三层次的价值和价值观。千百年来,就是这些价值观,引领着道教徒的思想和行为。
  与此同时,道教在长期的发展中,也沉淀、记载了其他许多文化系统的价值。陈寅恪先生曾说过:“道教对输入之思想,如佛教摩尼教等,无不尽量吸收,然仍不忘其本来民族之地位。”他称这种“其真能于思想上自成系统,有所创获者,必须一方面吸收输入外来之学说,一方面不忘本民族之地位”的态度为“道教之真精神”。陈先生的判断极有启发性,也符合近二千年来的道教史和中国文化史的实际。事实上,道教对外来的学说是如此,对本土的其他学派也是如此。司马马谈论六家要旨时,已提到道家对其余五家学说是择善而从综合融摄。道门对其他学说,一种是采纳其精华,融入自家学说,另一种是肯定其重要,收入《道藏》,虽然没大事宣扬,但也记录在册,当然也就让其价值留存于世。有人说道教杂而多端,实际上这正是他的优点。许多资料,正是靠了《道藏》等丛书才保存下来。所以,我们说道教文化是一个价值资源宝库,是名符其实的。
  二、道教有涵养核心价值观的历史责任
  道教文化是一个丰富的资源宝库,但它的价值,不是仅仅当成历史上的老古董,陈列在博物馆里供人欣赏。它的重要性在于,可以被我们时代的实践激活,成为这一时代的价值参照,特别是价值观的导引,成为当代中国核心价值观的涵养。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道门义不容辞的历史重任。
  说到涵养,人们首先想到的是,寻找传统文化中与当前提倡的核心价值观的共通点。这一点当然是有道理的。须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并非突然冒出来的,。是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结合中国国情,汲取了传统文化的精华,吸取了当代西方的许多优秀理念,用当前的伟大实践经验加以提炼、检验,最后综合而成。一旦形成,又引领着时代的发展,为社会主义文化的前进,树立了旗帜。在传统道教文化中,有着核心价值观的根基。比如放在核心价值观第一位的“富强”,在道教中就可以找到久远的回响。《度人经》中说的“国安民丰,欣乐太平”,是“无量度人”宗旨的一部分。而在长期重义轻利的社会环境中,正一盟威法箓中《招财镇宝箓》的出现,显示着对于财富的鼓励和守护。显然,与现在讲的富强可以相得益彰。至于“和谐”,人们说得已经非常多。我只想补充一点。《道德经》是最早从本体角度论证“和”的,而且由此形成了中国特有的和谐观。“公正”,则是道教长期的诉求。现今接财神的民俗非常兴旺,其实道教的财神不仅是财富的代表,也是面对财富时道门价值观的体现。《道法会元》中记载的赵元帅大法中,就明确说,求拜赵元帅,凡有“至公至正之事”,诉之才能灵验。再比如民主这个词,在许多古籍里查不到,但不等于古代没有这样的精神。道教重德贵生,张扬个性,希望“齐同慈爱,异骨成亲”,都是对于民主的价值支撑。其他如平等、友善、诚信等,都可以在道教的价值观体系中找出初型或萌芽,在道教文化的整体中获得涵养滋润。
  道教本身蕴藏着价值资源,与我们了解这些资源,不是简单的一回事,找到若干历史资源与运用于现代,也不能简单等同。即使是古已有之的精华,也必须经历现代转换。比如,我们的前辈,提出过“逍遥”的范畴。今天的注家,都指出逍遥相当于“自由”。但是,自由一词的内涵本身是演变着的,作为哲学范畴,它指对必然的认识,认识必然规律,是取得自由的前提;作为经济范畴,指自由的市场经济;作为政治哲学范畴,指人可以自我支配,能够按照本身的意志而行动,并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其最大的特点,在于不受限制和障碍。当年南华真人提出“逍遥游”的理想,是强调个人的意志不受外物的束缚,做到“无待”,具体说来是无功无名无我。这是对人的自我意识和个性的极度张扬。但是主张“我命在我不在天”的道门,又积极地主张“夺造化之秘”,即掌控宇宙的奥秘,因此与对必然的认识相一致。从逍遥的含义说,在根本精神上是与现代意义的自由概念相通的,但作为价值支撑,需要结合现代化的历程作出新的诠释。由此可见,道教的许多价值观念,可以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但却不是现成拿来,需要我们加以具体诠释。
  三、道教本身也需要从时代获得营养
  任何文化,任何宗教,只有在历史的长河中不断流淌,才能有生命力,显示出自己的不可替代性。宋代大儒程颐在解释《易·恒》时说:“天下之理,未有不动而能恒者也。动则终而复始,所以恒而无穷。”“恒非一定之谓也。一定则不能恒矣。唯随时变易乃常道也。”动始能恒,确实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在中国哲学史上,对于变化讨论最多的是道教。《道德经》中说“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周行而不殆,独立而不改。”我们必须随时代的发展而加以调整,如果忘了这一点,道教的生命力也就萎缩了,但是我们的基本信仰又是独立而不改的。当前,只有把民族的优秀传统,与现代化的需求结合起来,将传统与世界先进文化结合起来,不断创新,才能使固有的文化发扬光大,焕发青春。要想使我们的优秀传统焕发出涵养功能,首先自身要得到涵养。必须了解时代需要什么,而我们能为时代做什么样的贡献,现存的资源又有哪些。汲取时代的精华,以充实自己,才能更好适应时代并为时代做出更大贡献。
  当前,《中华续道藏》已经启动,并被列入国家十三五规划,这对道教界来说,对整个中华文化来说,都是一件大事。利用好这个契机,对我们自己的丰富和提升,一定能做许多事。道教的价值资源,都保留在翰如烟海的经书当中,对之进行系统收集深入研究,一定能对核心价值观与道文化间的联结有更深的理解。
  中国道教协会第九次代表会议通过的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要启动当代道教教义思想建构工程,这是更加直接、更加根本的对价值资源库的挖掘。进入文明时代以后,一个宗教,如果没有对自己教义思想的深入思考和与时俱进的阐释,就很难持久地立于社会。因为教义思想是旗帜,使她能标明自己的宗旨,证明自己的独特性和不可替代性,既引领着自己的信众,也表明自己在社会上立足的理由。由于历史的原因,道教教义研究的滞后,特别是道教界对于教义如何根据现代化的要求进行更新和调整,没有很好地思考,已经给我们的发展造成很大影响。我们所说的价值观,就蕴藏在道教的教义思想之中,需要经过符合时代要求的阐释,才能焕发光明。因此,加强教义阐释,逐步形成其现代性建构,是涵养核心价值观的根本。为了做到这一点,需要我们必须跳出眼前宫观事务的小圈子,将更多的精力和心思放到弘道明道上来。
  与《中华道藏》的编纂一样,对教义的诠释,也是道教界出成果出人才的极好机会。很长时间以来,学术界有许多朋友关心和支持我们的文化建设,这一点我们非常感谢。但是道教的研究,更大程度上需要道教界自己的人才。人才问题已经成为道教发展的瓶颈。弘扬道教优秀文化,涵养核心价值观,正是人才培养的重要途径。
  弘扬道教优秀文化,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需要我们每一个人去努力,只有了解自己的资源宝藏在哪里,并在自己的行为中得到贯彻,才能使我们承担的使命得到完成,才能使道教在当代社会中找准自己的定位,发挥应有的社会价值。

 

© Copyright 2004-2016 版权所有:湖南省道教协会